有機是一種信仰

 

有機種植,像化肥和農藥還沒有出現的時候一樣種植葡萄,讓葡萄按照大地的法則生長。出產的每一滴酒,都是大自然的饋贈,而不是化肥和農藥的催逼。

 

我們是波爾多首批轉向有機的葡萄園主。從上世紀九十年代末開始,我們將自有的波爾多產區的224餘公頃葡萄園中休耕3年,從第4年開始,回到完全的有機耕作。停止人工灌溉,停止農藥除蟲,停止斬草除根,停止使用化肥去強迫土地高產。陽光與雨水讓土地中的化學成分降解,大自然的循環逐漸恢復。現在,我們擁有波爾多最大歐盟認證的有機葡萄園,年產150萬支葡萄酒,是獲得歐盟有機認證與法國AB認證的波爾多最大有機葡萄酒生產商。

釀酒葡萄——Vitis Vinifera,是造物的恩賜,也是自然的奇蹟,作為地球生命中的長壽冠軍,希臘葡萄Pausonias,甚至從公元前活到今天。與它的壽命相比,酒農一生可以照料它們的時間,最多短短的幾十年。

 

我們有權去催逼土地,但我們決定回到傳統,因為我們施加給葡萄藤、施加給土地的一切,都可能影響到我們無法到達的未來。

回到有機,意味著沈重的勞作。嫁接、修剪、打頂、施肥、除蟲、採摘。離開了現代文明提供的輕省,周而復始。

回到有機,意味著接受減產。普通葡萄園撒了除草劑,土地一年都不會生長雜草。有機葡萄園必須留草,處在競爭之下,強壯的葡萄藤才肯將根系更深的向地下、向砂礫岩石蔓延,提取土地中的礦物質和養分。

 

回到有機,意味著放棄人工干預,純粹自然釀造。有機葡萄酒的豐富來自於多品種葡萄汁液的混釀,不能靠人工方式觸發。

法國通過歐盟認證的有機葡萄園2011年是6%2012年上升為8%。我們的堅持,越來越有響應。但,我們的獲得,並非僅僅來自於市場。在我們的有機葡萄園裏,可以遇到從坡上滾下來的刺猬;可以聽到打獵的槍聲,因為野鹿群會跑過葡萄園的小路;可以在池塘裏找到一兩尺長的鱒魚。在化肥和農藥發明之後,人類欠了土地很多債,我們所堅持的有機耕作,就是在盡力還債。

 

我們並非土地的主人,只是在這片土地上借住一段時間,並且在葡萄藤漫長的生命中,盡可能合理的照料它幾十年。